招賢納士網

快遞罷工潮席卷全國,靠罰款養活公司,行業內卷有解嗎?

發布于:11-30

頻上熱搜,客戶隱私泄露、拖欠工資、員工罷工、網點跑路,快遞行業到底怎么了?

快遞罷工潮席卷全國

天貓雙11狂歡節當天總成交額為4982億元,同比增長85%,與銷量一夜,快遞量也創了歷史新高。

國家郵政局公布數據顯示,11月1日-11日,全國郵政、快遞企業共處理快件39.65億件,其中11日當天共處理快件6.75億件,同比增長26.16%。

與持續增長的數據顯得不太和諧的是,豆瓣、微博、貼吧等社交媒體上,快遞罷工的話題不斷發酵,涉及罷工的公司,涵蓋四通一達各家。

其實早在今年雙十一之前,包括上海、西安、瀘州、南寧、天津等地區在內的快遞網點就被曝出異常,當地快遞員紛紛離職。

9月初,湖北孝感中通快遞網點因派費一降再降,員工集體罷工。

9月3日,百世快遞南京江寧快遞站點三個月無收入,被迫罷工。

10月,湖南長沙觀沙嶺快遞服務站也出現了大量積壓的快遞,在某瓣和微博上關于快遞不配送的帖子像雪花般飄來,“已經停在配送點四五天了,就是沒人送過來”。

中下旬,韻達、圓通的快遞員罷工,部分快遞在運送途中停滯甚至消失。

……

根據中國勞工-通訊統計,2020年快遞行業罷工事件23件起,可事實上,從網友討論的程度可得知,罷工的數量遠遠不止于此。

當然,比快遞員跑得更快的,還是快遞網點的老板們。

#泰安快遞罷工#已在微博上建起話題,僅山東泰安地區,申通、天天、郵政、圓通、韻達、百世等品牌下的網點均出現了停運。

在廣州、上海,沈陽、南寧等多個地方,都有百世快遞經營站點的老板,因為拖欠工資或經營不善各種原因跑路。

很多人的快遞,至今都沒有著落。

國家郵政局統計數據,2020年上半年快遞業務量完成338.8億件,增長22.05%;快遞業務收入完成3823.8億元,增長12.57%,和去年持平。

上半年快遞行業交出的成績單還是很不錯等,行業向好、業績亮眼,那為何快遞罷工、網點停業事件還是源源不斷?

派單工資一降再降,加盟商靠罰款養活?

加盟商制度是國內大多數快遞的運營模式,商家端的各地加盟商收件,經過中間快遞運輸后,再由消費者端的加盟商組織派件,兩頭加盟商靈活轉變身份,完成收件與派件,在這一收派件過程中,橋梁和執行者就是加盟商下面的快遞小哥。

而各個加盟商們想要賺錢,基本只能從兩方面入手:單價或者單量。

有媒體曾拆解過快遞費用的分配環節。如用戶花10元快遞費寄件,其中3元歸網點,1.6元歸攬件快遞員,城市內分撥費用0.6元,運到分撥中心0.3元,總部收到面單費1元,中轉費2元以及派件費1.5元。

在既有規則里,加盟商需要自負盈虧,最近有多名快遞加盟商向媒體反映,任務量現在是越定越高,如果沒有完成網點制定的攬件任務,就會有罰款。網點如果實在沒法完成,為了避免罰款就“想法兒糊弄”,甚至發“空包”應付,刷單正成為網點另一座不堪忍受的大山。

各大快遞公司競相“打價格戰”,但是戰斗的矛頭不僅是對準消費者(快遞費增加)、加盟商,同時對準了旗下的快遞員。

要獲得足夠的市場單量,在短期內只有一條路走,那就是降單價。

而快遞中轉站和運輸成本是固定的,降的只能是快遞員的工資。

日??爝f員的配送件數在100——200件之間,趕上促銷節日將會加倍,快遞員越來越忙,可很多地區的快遞派費都降到1元以下,部分鄉鎮地區甚至降到4至6毛錢??爝f行業本就是錙銖必較的,如今單票的利潤都大幅下滑,那還有什么利潤可言?

據央視報道,今年7月,有快遞員到手派件費已經降至0.4元/件,扣除短信費、電話費后,一單只能掙0.25元。

更難過的是,錢賺的少了,可罰款理由增加了。

破損投訴、遺失工單、差評罰款、誤簽罰款、投訴罰款等等,任何一種都有可能成為壓死快遞小哥的最后一根“稻草”。

在六大快遞公司的通用性制度里,一個客戶投訴,意味著至少罰款快遞員100元,無法在兩小時以內解決,罰款上升至200元。

其中最狠的就是“服務態度”投訴,多達500元。平均每個快遞員每月都會接到2-3個投訴,平均下來,每人罰款都在千元左右。

有快遞小哥苦笑,“我有時候在想是快遞費養活的公司還是我們的罰款”。

攬件量少、派費低、派件量多,重重矛盾下,很多加盟網點就很難維持生存。加盟商在虧損,快遞員本來工資就被壓榨,又出現被拖欠工資的現象。

各個快遞巨頭之間的爭斗,最后讓快遞員來買單,呈現“內卷化”的惡劣現象。

這無疑是一個惡性循環:快遞公司競爭競相降價-加盟商虧損-快遞小哥被拖欠工資-無人配送快遞-消費者體驗不好-快遞公司形象受損-市場份額進一步縮小-為了掙市場再一次降價……

快遞企業、加盟點、消費者、快遞員,都在困在這個漩渦里難以轉身。

行業內卷有解嗎?

在電商爆發式增長的年代,占據快遞行業半壁江山的“通達系”們,帶領“桐廬幫”們將行業推上高光時段,野蠻式增長的后遺癥一直延續到現在。

在這場價格戰的炮火和硝煙里,上至快遞公司,中到代理商和快遞網點,下到快遞員工,乃至于每一個顧客,都要為此付出代價。

盛世之下,不會有人去關注霓虹燈下的螻蟻。

欣慰的是,各方也在積極自救,加大技術方面的投入,解放一部分人力。

越來越多的行業人士也意識到,把精力和資金都投在價格戰上,自然會忽略或影響服務工作,會帶來一連串的不良反應。

行業洗牌正在加速,等到快遞行業結束價格戰,快遞頭部企業也將產生,弱肉強食,而為了維持其地位,頭部企業會加大成本提高服務質量。

另一方面,有關部門對快遞市場的監督在不斷完善,快遞小哥法律服務站也有成立,保護消費者隱私的法規即將出臺。

各家的組織結構趨于精細,目標在于提升戰斗力——效率更高,服務更好。

這是快遞巨頭的必然進化,也意味著電商行業競爭進入新階段。

我們相信,快遞行業和諧的一天,不會太遠。

現在,我們消費者能做的,就是給他們多一些時間和理解。


聲明:本站部分內容來源于網絡,本站僅提供信息存儲,版權歸原作者所有,不承擔相關法律責任,不代表本站的觀點和立場,如有侵權請聯系刪除。
閱讀 6942
亚洲中文字字幕在线乱码_国产在线手机免在线视频_色五月播五月丁香综合